煙雨紅塵 > 修真小說 > 超腦太監 > 第570章 異變(一更)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紀夢煙搖頭道“你嘴里說的,跟我認識的紀靈榮可不是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李澄空失笑。

    紀夢煙道“我認識的紀靈榮,高傲刻薄,喜歡諷刺挖苦,待人極不耐煩,脾氣極差,毫不顧忌別人臉面,是個惹人厭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李澄空大笑。

    紀夢煙搖頭“爽直?確實是爽直,就是爽直的讓人受不了!”

    她自問也是極度自我為中心的人物,說話行事懶得考慮別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可到紀靈榮之后,才發現自己委實溫柔。

    這紀靈榮就是一個刺猬!

    到兩人能聊得那么投機,她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李澄空笑道“人都是有很多張面孔的,對什么人用什么面孔。”

    “這人雖然討厭,但確實不屑于玩陰謀手段,可以相信。”紀夢煙道。

    李澄空點點頭“難得碰上這般人物。”

    其實這樣的人不適合做領袖。

    憎太分明容易被利用,合格的領袖需得百川納海,不管清的濁的河流都容納其中,而不是斥濁納清。

    但凡事皆有正反兩面,憎分明不適合做領袖,但未必做不好一個領袖。

    憎分明容易被下面的人利用,也容易被下面的人戴,就像一柄雙刃劍。

    紀夢煙道“真要跟上清峰聯手?”

    李澄空緩緩點頭。

    紀夢煙皺眉“神臨峰真有那般可怕?”

    她任教主期間,青蓮圣教無為而治,所以并沒招惹到神臨峰,所以感受不到神臨峰的強絕。

    李澄空嘆一口氣“比想象的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隔著我們遠,也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澄空一邊跟她說著話,一邊分出精神去觸碰三皇塔,洞天里的自己正在祭煉三皇塔。

    精神力如海,把它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剛開始時,并無異樣,它們就像三塊頑鐵,不為所動,任由精神力沖刷。

    李澄空如果不是覺得紀靈榮可信,已然放棄。

    與紀夢煙回到青蓮宮,他去見了四大法王,商量防范神臨峰之事。

    同時讓四大法王做好開戰廝殺的動員。

    很快可能與神臨峰有一場硬仗,弟子們要安排好后事,免得死得太倉促,耽擱了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他許諾,這一戰死去的弟子,會在一年之內復活,不會在青蓮妙境里耽擱太久。

    四大法王精神昂揚,雙眼放光。

    好久沒這樣的大規模廝殺了,身子快要生銹了,總算能活動活動筋骨。

    有這樣的廝殺極妙,會讓弟子們對青蓮圣教向心更強,凝聚他們氣勢。

    剛剛因為比武而激發起他們的斗志,正愁憋得沒處發泄,現在終于找到發泄口了。

    “教主,我覺得此事應該弄成常態,十年之內,就得搞一場宗門之戰。”趙燦臣雙眼放光,沉聲道“否則,弟子們人心散漫,行事拖沓,效率越來越低!”

    有了悠長的生命,就不會再珍惜時間,不珍惜時間就會節奏緩慢,行事拖拖拉拉,不忍目睹。

    李澄空道“那我們青蓮圣教會成為所有人的眼中釘,成為公敵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!”趙燦臣傲然道。

    李澄空搖搖頭,擺手道“你們吩咐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回到南王府,來到后花園坐下,袁紫煙與徐智藝忙湊過來好奇的他。

    李澄空忽然感覺到異樣。

    洞天里的自己遇到危險,三皇塔陡然生變。

    他臉色微變“紫煙智藝,你們兩個快走,不管出了什么事,都不能靠近!”

    他說話的同時,從懷里掏出數塊玉佩,分別拋到湖上。

    玉佩在空中“砰砰砰砰”炸開。

    無形力量一下擴散開去,瞬間籠罩了湖面。

    “退出去!”李澄空喝道。

    徐智藝忙扯起袁紫煙后退,從湖面掠過,射落到湖邊,到湖面已經籠罩了濃霧。

    僅僅隱約可見湖面的三座小亭。

    隱約可到最南邊的臨月亭中站著一道筆直的身影,正是李澄空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袁紫煙明眸閃爍,盯著越來越濃郁的霧氣,扭頭向徐智藝。

    徐智藝蹙眉搖頭。

    她們都是頭一次碰到這般情況。

    一李澄空的臉色便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他向來都是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,沉靜自如,悠然從容,這一次卻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李澄空因為超算倚天之故,思維如電是常人的數百倍之快,即使有事,他思維一旦加速,常人的一瞬間他會覺得很久,久得足以推算數回,找到應對之法,所以從容自若,臉色不變。

    這一次卻不同。

    洞天里的異變讓他瞬間推算之后,得出一個悲觀的結論,所以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不會有危險吧?”袁紫煙喃喃道。

    徐智藝搖頭“肯定有危險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袁紫煙蹙眉“我們怎么幫忙?”

    “我們幫不上忙。”徐智藝道“別打擾就是最好的幫忙了,只能老爺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袁紫煙嘆道“每次都覺得自己修為大進,已經堪與他并肩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智藝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外人覺得她們身為大宗師,而且已經是大宗師里的頂尖人物,應該足以自傲。

    豈不知她們常常受打擊,覺得自己是累贅,能幫上一點兒小忙就很高興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找公主問問?”袁紫煙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公主殿下也沒辦法的。”徐智藝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袁紫煙緊抿紅唇著越發濃郁的霧氣,已經不到湖上的小亭,更不到小亭里的李澄空。

    她一直念念不忘自由,恨不得馬上超過李澄空,獲得自由,逍遙自在,憑自己的修為天下大可去得,想干什么干什么。

    可到李澄空遇險,她莫名的緊張,沒去想這是最好的脫離機會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!”袁紫煙嘆息。

    徐智藝她一眼,笑道“老爺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對。”袁紫煙忽然想起李澄空的諸多行事,無一失手“他多的是主意,不必我們閑操心!”

    徐智藝道“別讓人靠近打擾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想進也進不去的。”袁紫煙道。

    她說著話,往里一沖。

    “砰!”她一碰上濃霧,便如被大錘子砸下,直直倒飛去,玉臉緋紅如醉。

    “好毒的陣法!”袁紫煙深吸幾口,調息平伏下震蕩的血氣。

    身處陣中的李澄空覺得自己要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三座金塔瞬間鉆進了腦海,他擋都擋不住,直直沖進來,穩穩的坐進精神力海洋中。

    海洋頓時沸騰,生成海嘯。
26选5怎么看中奖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黑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000247股票行情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的 东方6 1历史开奖查询 11选5前三破解算法 江苏快3推荐号码 北京跑车时时彩走势图 好股票推荐微信号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52期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聚众赌博拘留多少天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 为为贷理财平台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