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雨紅塵 > 都市小說 > 非洲農場主 > 545 被劫持了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小苗苗這次出來玩耍,可是真的太開心了。要不是老劉的態度很堅決,她都想拿著小毯子到鯨魚的身上去睡覺。

    別昨天在海上航行的時候家里邊的動物們多少有一些不適應,可是這一覺睡得也是非常愜意。

    老劉睜開眼的時候,就到小家伙縮在辛巴的懷里,小腳丫扔到了平頭哥的腦門上。其余的動物們或躺或臥的靠攏在辛巴的身邊,將小苗苗給圍了一圈兒。

    至于說平頭哥,應該是早就醒了。可是腦袋上頂著小家伙的小腳丫呢,它也不敢動,只是用可憐巴巴的小眼神兒著老劉。

    將苗苗的小腳丫提起,這就算是將平頭哥給解救出來了。然后又仔細打量了一下船艙內,忍不住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沾上豪華兩個字,真的就沒話說。雖然內部空間不是特別大,但是該有的都有。正常來講,睡兩個成年人那都是寬敞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們之所以先得有些擁擠,就是因為家里邊的小動物們太多了,還有辛巴這樣的壯漢。辛巴的大爪子,都快有苗苗的小臉大了。

    捅了捅辛巴,辛巴抬起頭瞅了瞅老劉,然后又略顯費力的了一眼被它爪子摟著的小苗苗。也是有些蒙圈,小主子啥時候鉆進來的呢?

    “讓苗苗再多睡一會兒吧,昨天晚上玩得太晚了。”王莎莎到老劉又要去捅咕小家伙,趕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讓她再睡一會兒,今天上午還得讓她痛快的玩耍一通。要不然回去以后她要是沒玩盡興,還得吵著再過來。”老劉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早餐就只能糊弄一下了,船上的小冰箱里能裝多少東西。弄一個略微豐盛一些的三明治,這個還是沒問題的。

    其實老劉都很想蹦海里撈兩條魚上來烤一下的,不過畢竟有老船長在,昨天苗苗的一通折騰已經夠驚世駭俗了,他就得老實一些。

    對于老劉做的三明治,老船長也給予了好評。當然了,這也是一種禮貌。

    “西蒙,快躲回船艙。”

    正吃得很開心呢,老船長的臉色一下子變了,語氣也帶著驚恐。

    順著老船長的眼神過去,有三個小黑點,正向著游艇所在的方向駛過來。

    老劉的心里邊都“咯噔”了一下子,這是真的遭遇了海盜?老船長的反應,應該是差不離。

    其實他對于安方面倒是沒有太多的擔憂,只是覺得這幫人要是過來,肯定會很掃興。因為海盜是求財,這樣的小游艇他們不可能上來就殺人。

    老船長的動作很麻利,收起錨后開著游艇就往前跑。可是他的心中更知道,在這樣的海面上,游艇真的跑不過快艇。

    “咋辦啊?”王莎莎抓著老劉的手,很是緊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們頂多是求財,還能把咱們家的辛巴給帶走是咋地?估計這就是閑溜達的海盜,碰到了咱們過來熱鬧。”老劉安慰的說道。

    王莎莎想了一下,覺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這樣的游艇出海玩,上邊能帶多少財物啊。正常來講海盜要是想劫持,也會對著大郵輪下手,干一票多過癮。

    只不過就算是有了這樣的想法,心中的那股恐懼也不會消失。這僅僅是自我安慰罷了,跟海盜接觸畢竟是很危險的。

    “噠噠噠……噠噠噠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是過了三四分鐘的樣子吧,外邊傳來了響亮的槍聲,老劉他們也感受到游艇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爸爸,啥聲音啊?”小苗苗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沒事,一會兒就在這里跟辛巴玩啊,過來了一些朋友找爸爸。”老劉哄著小家伙說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游艇有了輕微的晃動,上邊也傳來了很嘈雜的聲音,還帶著很多聽不明白的叫喊聲。

    “西蒙先生,您個您的妻子從船艙里舉著手出來吧,千萬不要引起他們的誤會。”老船長說道。

    老劉一愣,了王莎莎一眼,然后又向了小苗苗,“苗苗,咱們玩躲貓貓的游戲啊。爸爸不下來找你,你就不能出來,知道么?”

    小家伙喜滋滋的點了點頭,大眼睛也開始在船艙里起來。這是在找能夠藏身的地方呢,必須得藏好。

    打開艙門后,老劉高舉雙手走了出來,沖著老船長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知道老船長這是好心,這些海盜們可是比盜獵者還要兇殘。在他們的眼里,根本都不管你是誰,是大人還是孩子,那是想殺就殺。

    海盜一共有九人,身上都纏著子彈,手里拿著ak-47。到老劉和王莎莎出來后,明顯都變得很興奮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想要錢么?我們身上并沒有帶多少錢,我們只是出來玩的。”

    被這么多槍口對著,老劉的心中也有了恐懼,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領頭帶著墨鏡的海盜戲虐的了老劉一眼,“難道我們都是很傻的人么?你們雖然沒有帶現金,但是可以讓你們的家人給我們轉賬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萬美元,只要轉到我們的賬戶上,我們就會放了你。也不要想有人會來救你們,在那些人趕到之前,我們有足夠多的時間把你們部殺掉。不僅僅是你們,還有你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老劉皺了皺眉,開始的時候他以為跟這些海盜是偶遇,可是現在來他們好像是專門為自己這一家來的,要不然他們不可能知道還有小苗苗啊。

    他也冒出來一個懷疑,就是老船長跟這些海盜勾結。然后也放棄了,不可能啊。要是老船長勾結的話,昨天晚上這些海盜就摸上來了。

    “噠噠噠……”

    到劉文睿沒有反應,海盜頭子對著天空放了一通槍,然后將槍口對準了老劉,“如果你想死,我現在就可以幫你達成這個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剛剛我只是太害怕了。可是我們真的沒有那么多錢,那是幾百萬美元,如果我們有那么多錢,難道我們不會聘請很多保鏢么?”老劉哭窮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別想騙我們。如果不是真正的有錢人,不會養那么多的猛獸。對了,那頭獅子和豹子呢?把它們叫出來,以后它們也是我的了。”海盜頭子滿臉得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一下老劉就知道了,合著自己剛出海就被人給盯上了。只不過他還是有些搞不懂,為啥這些人過來得這么慢,都過了一宿才找到自己這里。

    “難道那些錢,真的比你們的命還重要么?”這時候海盜頭子將槍口頂到了老劉的腦門上。

    老劉都能夠感受到槍口的溫熱,讓他把自己的雙手也舉得更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您應該知道,我們來自于肯尼亞。在肯尼亞想要養這些動物,并不需要花費多少金錢。而且這些動物也都是我們領養的,它們以前都受過傷。”劉文睿盡可能保持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也想活下去,可是我們真的沒有那么多錢。要是有那么多錢的話,我們也不會租游艇出來玩,對不對?”

    海盜頭子掉轉槍口,用槍托在老劉的腦袋上砸了一下,“錢,我們只要錢,要不然我們就先殺了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老劉是真的很苦悶,因為這些海盜過于“油鹽不進”。他更加的知道,不管這些海盜要多少錢都不能給他們。給了他們之后,剩下的結局只是會被這些人給殺死。

    被人用槍口對著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,可是只有這一次他才真正感受到了那種憤怒、恐懼糾纏到一起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那你總歸要讓我跟家里人打個電話,讓他們籌集一下資金。畢竟是這么多的錢,并不是馬上就能夠湊齊的,我也需要出售一些產業。”劉文睿給了王莎莎一個安慰的眼神兒后,著海盜頭子說道。

    海盜頭子在這個事情上倒是沒有阻攔,只是仍舊用槍口對著他。

    老劉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機,挑選出哈維的號碼,然后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西蒙,玩得很開心么?”電話接通后哈維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開心,我們被海盜劫持了,現在他們需要我支付五百萬美元的贖金。你要幫我我們公司現在還有多少流動資金,如果不夠的話,能不能幫我把我的一些公司出售掉。”老劉趕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籌集時間需要時間。”沉默了一會兒后哈維說道。

    老劉了海盜頭子,海盜頭子卻皺起了眉頭,“如果沒有五百萬美元,我就會將他們都給殺掉。你們現在有多少錢?”

    “公司的流動資金還不到三萬美元,公司采購的很多貨物出售后才會有更多資金。”哈維沉穩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也沒閑著,已經讓自己的助手查這個事情。現在這可是大事了,不是劉文睿在開玩笑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咋還不找苗苗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小家伙從船艙里走了出來,對于老劉沒跟她玩捉迷藏有些小郁悶。

    小家伙出來了,辛巴這一幫自然也跟著往外走。可著實給海盜們嚇一跳,好多人的槍口都對準了小苗苗和辛巴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是傷了它們,就別想拿到哪怕一美元。”老劉趕忙說道。

    海盜頭子戲謔的了他一眼,自己又不是傻子,現在人質都很配合,得先把錢給騙來再說。

    。
26选5怎么看中奖 排列三杀号彩宝贝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江西时时彩二星遗漏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直选 期货股票融资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海南飞鱼活动 中国福利快乐十分技巧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青海快三开奖专用走势图 快乐12怎么算下期号码 排列五概率包码技巧 私募基金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 万达装潢app安卓下载 重庆彩开奖号码官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