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雨紅塵 > 其他小說 >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> 第298章 衣香鬢影(第一更)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岑春言靜靜地著藍琴芬,眼神微閃,唇角抿了抿,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。

    她站起來伸開雙臂在藍琴芬面前轉了一圈,笑著問“媽,您我這身打扮怎么樣?”

    藍琴芬笑著向她,點了點頭,“挺好,很不錯。”

    但是她的視線沒有焦點,好像透過岑春言向了遙遠的地方,又或者是著岑春言,想起了另一個人。

    岑春言在心底嘆了口氣,慢慢在藍琴芬身邊坐下,低聲提醒說“媽,爸不是一個能容人的人。他雖然有很多女人,但不會允許自己的女人心里有別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藍琴芬倏然回過神,打了個冷戰。

    悵惘的神情一點點從她眼角眉梢褪去,還是那個儀態端方,比很多豪門的正室太太還要有范兒的二太太。

    她笑著瞅了一眼岑春言,感慨地說“其實岑先生這么多兒女,明明是你跟他性情最像,為人處世的風格仿佛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。——可惜你不是兒子。”

    如果岑春言是兒子,藍琴芬早就坐上岑夫人的位置了,哪里輪到一個唯唯諾諾的蕭芳華摘桃子?

    藍琴芬心里一直是不服氣的。

    岑春言不置可否笑了笑,說“我可沒有爸那么花心,更沒有他那么狠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對。”藍琴芬搖了搖頭,“這一次讓岑夏言立了大功,你爸更要不待見你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我的命啊。”岑春言似笑非笑地說,“所以我只有靠自己自力更生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水果刀,給藍琴芬削蘋果,一邊語調緩緩地說“媽,您說沈先生到底是怎么做生意的?他們沈氏一個多月前又在國外股市大賺一筆,聽說還買下國外某關鍵海峽的港口,這可是一本萬利的買賣。”

    她把削好的蘋果放到藍琴芬手里,試探著說“我現在一直在找掙錢的門路,您給我的錢,還有我自己的積蓄,如果能找到路子,跟著沈家投資,我們娘兒倆下半輩子就不用愁了。”

    岑春言知道,藍琴芬比她還重錢財,只是她一般不表現出來罷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藍琴芬馬上拒絕,她皺起眉頭說“有錢還怕找不到好的投資方向?沈家的生意是沈家的,從來不分給外人的,你別打他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您跟沈夫人是親戚嘛……”岑春言訕訕說著,見此路不通,她也就閉口不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時分,華燈初上。

    南方z城市中心的會展中心大樓裝點得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整個大樓的屋頂從正面是拉伸的“w”形狀。

    為了婚禮的裝飾,“w”上多了一些孔雀毛的裝飾,然后用大片白色細紗往后拖曳。

    如果從上往下,儼然就是一只展翅欲飛的鳳凰!

    會展中心門口的拱形門柱上,裝點了從國外空運過來的鮮花。

    以玫瑰居多,邊緣是星星點點的月季,正好起到陪襯作用。

    會展中心里面,桌椅靠四面墻壁擺放,左面二百五十桌,右面二百五十桌。

    中間露出一條鋪著紅毯的走道,一直通到盡頭高高搭建的禮壇。

    禮壇上也有一個鐵藝拱門,刷著白漆,部用象牙白的百合花裝飾。

    從下往上,只見一個用百合花搭成的拱門。

    到時候新郎和新娘就要站在拱門下,由神父主持婚禮。

    禮壇兩邊,會分別站著來自男方和女方的親屬。

    岑夏言和葉臨澤是最早坐著加長勞斯萊斯來到會展中心的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要在這里做造型,換衣服,然后等著儀式開始。

    兩人從車里下來,著煥然一新的會展中心,都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葉臨澤拉著岑夏言的手,信誓旦旦地說“夏言,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岑夏言又幸福,又得意。

    葉臨澤是她好的潛力股,到時候她會讓所有覺得她所嫁非人的人大跌眼鏡!

    兩人手拉著手走上會展中心的臺階。

    從裝飾著鮮花的拱門下走過,氣氛都肅穆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不約而同感覺到一絲神圣意味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有一個盛大婚禮的感覺,這么好。”岑夏言喃喃地說,“我姐以前還說,如果她結婚,不想跟耍猴似地舉行盛大婚禮,就想跟她的人有一個兩人儀式就好。——你說是不是太天真?”

    葉臨澤點點頭,很不以為然地說“確實太天真了。你姐能主動放棄岑家的繼承權,已經證明她這個人太情緒化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著向岑夏言“還是夏言合我心意,很多時候,你的選擇都讓我覺得就像是我自己在選擇,我們兩人在一個頻道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不然你怎么放棄我姐姐,來到我身邊呢?”岑夏言俏皮地朝他做了個鬼臉,“我會讓你知道,我比我姐厲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我已經知道了。”葉臨澤拉著岑夏言的手,在她手背輕輕一吻。

    他曾經那么自卑,連從小就認識的三億姐都不敢追求,是岑春言的主動靠近讓他重拾信心。

    而岑夏言直截了當地爭奪讓他更加信心膨脹。

    他終于不再是跟從小就自卑自己家世的葉臨澤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希望他能夠給自己從小到大所有認識的人,包括同學、老師、同事和親戚發請帖,讓他們都能親眼目睹自己鳳凰涅槃,從此脫離他們那個階層,實現階級跨越的這一幕。

    可惜,岑耀古只給他三張請帖的名額,他就把一張給了蕭裔遠,一張給了三億姐,另一張寄給了自己的姐姐姐夫。

    這種請帖一般是可以攜眷出席,所以一張請帖可以請一家人。

    他倒要,他那對不可一世的姐姐姐夫和他們的兒子,還有沒有臉出席!

    對了,葉臨澤想起來,他那個便宜外甥,曾經還做個岑夏言的男伴……

    葉臨澤這陣子有點飄,都把這茬給忘了。

    他換好衣服,在岑夏言化妝的時候,在她身邊走來走去。

    岑夏言不下去了,說“你要是有事,就先出去。老是在這里轉來轉去,我都被你轉暈了。”

    葉臨澤停下腳步,笑著說“我姐姐的兒子,曾經跟你很熟吧?他們說不定今天也要來參加婚禮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的兒子?誰啊?”岑夏言湊近到鏡子前面查口紅的顏色,她總覺得這個顏色不夠正紅,配不上她的雪膚花貌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姐啊!c城乘風地產的老板娘。”葉臨澤笑著向岑夏言,“你不會這么快就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哦,是他啊……”岑夏言的眼神閃了閃,側身著葉臨澤“以前跟他有點公事上的聯系,沒有正式交往過,他倒是想追我來著,怎么著,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就好。”葉臨澤尷尬地笑了笑,“我還以為你是追不上他,才……”

    岑夏言眨了眨眼,過了一會兒,才明白葉臨澤的意思,不由大怒,一把將手里的梳子扔了出去,怒道“葉臨澤!你要點臉!我岑夏言要什么樣的男人沒有!你和你那外甥都不是什么好東西!只有我不要你們的份兒,你們還想挑挑揀揀?——怎么不去洗手間掀開馬桶蓋照一照自己是什么嘴臉!”

    葉臨澤慌忙閃躲,躲過岑夏言的梳子。

    岑夏言罵得實在難聽,給她做造型的幾個工作人員好奇地向葉臨澤,似乎都在揶揄他。

    葉臨澤最受不了被人不起。

    岑夏言這么罵他,他的怒氣一下子滿值了,可想到今天是兩人的婚禮,那口氣生生地咽了下去,說“夏言,是我說錯話了,你別生氣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他先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兩人一個在化妝間門外,一個在化妝間門內,臉色都有些難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會展中心外面正是一派熱鬧非凡的景象。

    各大電視臺、自媒體和網絡視頻網站紛紛在最好的位置架起了直播臺,開始直播今天晚上的盛況。

    一個個娛樂圈大咖坐著豪華車魚貫而來。

    每一個下車的時候,都引起圍觀群眾和粉絲的陣陣歡呼。

    甚至還有時尚圈的大咖開始點評今天各位嘉賓的著狀和首飾,并且在微博上開投票,誰是今晚衣著最佳。

    整得更像個頒獎晚會,不像是婚禮。

    等娛樂圈大咖們都入場之后,岑家請的親戚朋友們才陸續進場。

    這部分人都是商場大佬,他們帶著家眷,有的還帶著孩子,是不允許直播的。

    而在場的媒體也很克制,很自覺的沒有拍這部人。

    一來這些人不是娛樂圈的人,也就是不是公眾人物,人家有權享有。

    二來嘛,這些人都是豪富大佬,如果很多惹惱了他們,分分鐘可以讓他們網站破產丟工作。自然沒有人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。

    因此這部分人入場,雖然他們的衣著和首飾更高檔,但是網上卻沒有多少水花。

    網友們還沉浸在明星入場的氛圍中。

    整個入場儀式就花了一個多小時,大部分人都進去了。

    會場里靠墻擺放的桌邊幾乎坐滿了,只有少數靠近前面禮壇的位置還空著。

    樣子是留給最重要,最親近的賓客的。

    大家入座之后,除了認識的人相互打招呼,或者跟自己想要拉關系的人搭話,建立初級聯系以外,就是在四處打聽,還有哪些重要人物沒有到。

    葉臨澤和岑夏言這時被人叫了過來,讓他們倆站在禮壇的黑影里,等候出場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司儀出來主持了。

    這人往臺上一站,大家都呆了。

    多熟悉的一張臉啊!

    每天晚上七點,國新聞節目里的年輕男主持人,幾乎家喻戶曉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穿著一身黑色西裝,沉穩地說“大家晚上好,歡迎大家來到岑氏集團今晚的盛宴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我們有請岑氏集團董事長岑耀古先生,以及夫人蕭芳華女士,和他們的子岑冬言入場!”

    流暢激越的音樂聲中,打扮得精神奕奕的岑耀古和蕭芳華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蕭芳華挽著岑耀古的胳膊,岑耀古懷里抱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帶著禮貌的微笑,一邊朝紅毯兩邊的人點頭示意,一邊走上了前面的禮壇。

    葉臨澤見了,悄悄地說“夏言,不是應該由你挽著你爸爸的胳膊走上紅毯,然后把你交給我嗎?”

    現在走在紅毯上,挽著岑耀古胳膊的人居然是蕭芳華!

    而且人家現在是正正經經的岑夫人!

    當著國觀眾的面,這是在給蕭芳華做臉嗎?

    可是什么時候不好做,為什么要在她結婚的時候?!

    岑夏言眼里幾乎飆出小飛刀,唰唰唰往蕭芳華和岑冬言身上掃過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今天三更哈。這是第一更,下午一點月票300加更是第二更。

    晚上七點第三更。

    群么么噠!

    。
26选5怎么看中奖 泳坛夺金组选24怎么算中奖 下期双色球的必开号码 杨方配资官网 福利彩票3d预测方法 七星彩玩法说明 电脑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图一定牛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码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期 11选5胆码拖码奖金图 河北快3彩票官网 一分彩玩法图片 河北11选5前3走势图 淘股吧股票论坛首页 北京秒速赛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