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雨紅塵 > 其他小說 > 我真的是撿漏王 > 第六百八十二章 創造機會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“你身后那位程先生,我覺得就是不錯的籌碼,據我所知,你喊他三叔,關系不一般啊!”

    說完,邢遠山對后邊的刀疤頭,打了個響指!

    刀疤頭會意,直接從腰間拔出了一條黑貨。黑洞洞的槍口,直接過去,對準了油膩大叔的眉心,只要扳機一動,油膩大叔就會喪命!

    見此。

    張易不由得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邢總,不按套路來啊!”

    “談生意嘛,就要搞清楚,自己手上有什么籌碼!實不相瞞,這個杏山療養院里,總共有142人,他們都可以作為這次交易的籌碼!如果張老板您還是不太喜歡這個交易,咱們都是朋友嘛,我可以再多加籌碼,你,再加上個陳元松,怎么樣?夠不夠?”

    邢遠山依舊面帶微笑地問道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,起來就真的像是在談生意一樣。

    邢遠山說完這些。

    張易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情緒,好像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而這正是邢遠山希望到的。

    盯著張易,邢遠山心里不由得說。

    “跟我斗,你還年輕!”

    片刻。

    張易只得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好吧,邢總,您可真夠狠的,一分錢都不想我多賺,算了,您說的這個籌碼,我接受,就這么著!”

    張易起來十分無奈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說的我跟吸血鬼似的,張老板,咱們是朋友,您既然對倉庫里的那些畫感興趣。到時候,事情辦成了,我可以送你兩幅!”

    抬手,了一下,手腕上的表。

    邢遠山又說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們現在也該去取龍璽鬼印了,只要我拿到龍璽鬼印,療養院的人,可以全部恢復自由,你陳叔那邊,我也不會動他。還有張老板您,我也可以恢復您的自由,咱們那批古董字畫的合作,友誼還在,還可以繼續!”

    “小易,別相信他!”

    后邊的油膩大叔,立刻這么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是張易之前跟油膩大叔交代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別動!”

    刀疤頭以槍口對準油膩大叔的眉心,惡狠狠地吼道。

    而張易回頭。

    向油膩大叔,跟他說。

    “三叔,這…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龍璽鬼印再重要,我覺得,也沒有人的性命重要。我不可能放棄那么多人的性命,只為去保住龍璽鬼印!”

    張易回頭說話的時候。

    后邊的邢遠山,回頭了那些女殺手一眼,嘴上的笑,詭異的蔓延著。

    他心中,顯然有著別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張易!不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油膩大叔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覺得,換做你是我,你也一定會這么做的!”

    張易也是怒吼著,起來,已經與油膩大叔之間形成了十分激烈地沖突。

    而那邊。

    刀疤頭一把將油膩大叔推過去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“再不住口,我就開槍了!”

    油膩大叔咬著牙,十分的憤怒,但是,被刀疤頭手里的槍頂著,他冷哼了一聲,不得不在床邊坐了下來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這時候。

    張易再回過頭來,跟那邢遠山說。

    “邢總,龍璽鬼印就在杏山倉庫里,我現在就帶你去找。也希望你能夠履行自己的承諾,給療養院的這些人一條生路!”

    邢遠山微笑,他說。

    “放心,張先生,我一向信守承諾!”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張易便從油膩大叔的屋子里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邢遠山,還有那四個殺手,一男三女,也都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出去的時候。

    邢遠山還讓把油膩大叔的屋門給鎖了起來。

    之后。

    到了一樓。

    準備去倉庫那邊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,張易好像想到了什么,他立刻停下腳步,還摸了摸他自己的口袋。

    “糟了,那張圖紙還在上邊的房間里!”

    張易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圖紙?”

    邢遠山問道。

    “科沁貝勒設計的一張圖紙,和龍璽鬼印之間,有著一些關系。我必須拿著那張圖,才能夠找到龍璽鬼印!”

    張易這么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刀疤,去拿一下!”

    邢遠山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刀疤去的話,恐怕三叔他是不可能把那張圖紙交給出來的。三叔的脾氣,您應該了解的,他把龍璽鬼印得比他自己的命還重要!”

    張易這么回答。

    那邢遠山想了一下,他向一邊的刀疤,對他說。

    “這樣,林娜小姐,你和張先生一塊兒上去,我和刀疤他們幾個,就在這里等著,記住,一定要保護好張先生的安全!”

    “放心,邢總!”

    林娜說完,回頭目光灼灼地向張易,跟他說。

    “走吧,張先生!”

    張易點頭。

    然后,回頭朝著療養大樓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兩人走進大樓里。

    張易并沒有開口說話,而是等著林娜先開口。

    因為,原路返回拿圖紙,本就是張易的借口而已,這本來就是張易特意創造的與那些殺手單獨接觸的機會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個殺手,張易都準備有一番說辭。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邢遠山派一個女殺手跟著張易,這對于張易接下來的計劃來說,倒是最為有利的。因為,這幾個女殺手,有著足夠的怨氣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才到一樓的樓梯間。

    林娜就特意走近張易,低聲地跟他說。

    “張先生,在密道里的時候,你有沒有見過一個光頭?”

    張易還沒開口說。

    那林娜又說。

    “你別說你沒見過!密道盡頭有一道石門,那石門上有密文密碼。想必,也是出自科沁貝勒之手,我知道,你肯定是查到了科沁貝勒的一些秘密,所以,才知道了石門上的密碼,才能夠逃到這邊的療養院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那個光頭手上并沒有線索,可他也在密道中消失了。這足以說明一點,你跟光頭認識,或者說,你和他之間有著某種交易,在你打開那道石門的時候,光頭跟著你,一塊從那道石門里逃走了!”

    “另外,杏山療養院這邊,早就被邢遠山給封鎖了起來。即便光頭跟著你逃到了這里,他也不可能從杏山療養院逃出去。所以,他現在肯定在療養院里的某個地方藏身,我說的沒錯吧?”

    林娜的這一大堆的推理,也的確推的沒錯。

    “光頭?什么光頭?我怎么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張易故意問道。

    聽這話,林娜卻是冷聲一笑。

    她又說。

    “張先生您的演技還真不錯啊!不過,我覺得您演的有些過了!你肯定知道那光頭在什么地方,你說說,他給了你什么好處?他能給你的,我可以給你更多!”
26选5怎么看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