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雨紅塵 > 其他小說 > 全職靈尊 > 第七十八章 沙之地遇故人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經過短暫的商量,眾人意見達成一致,沙之地勢在必行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二十七人的隊伍,再加上鎮靈庭醒目的隊服,一路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劉昊這一路不僅擔當向導的角色,還承擔起后勤保障工作。食物和水他都會精心為大家準備好。

    “累不累啊?你這樣做有多少人會領情?”舒羽關心的責備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他們領情,只希望在進入沙之地后他們不要拖后腿。暴走龜還記得嗎?我們去的地方是他們的巢穴,保不準還有沒離開的暴走龜。一旦遇上,若沒有充沛的體力,你覺得我們的隊伍會變成什么樣?”劉昊將一袋灌好的水囊遞給舒羽。

    “不管變成什么樣,只要你沒事就行。”舒羽接過水囊,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隨著離沙之地越來越近,周圍的溫度開始慢慢提升。即便有隊服隔熱,眾人還是覺得炎熱異常。

    “我就說庭隊的編纂者偷懶了。他們只說溫度高,卻沒告訴我們這溫度到底有多少度!就目前來,這溫度起碼達到四十度。等我們進入沙之地,溫度恐怕能接近五十度。”舒羽說完,趕忙喝下一口水。

    “劉隊長,沙之地難不成是火屬性的龍隕落至此嗎?”趙虎虛心的向劉昊問道。他也不知道為什么,只要有問題,他便會第一時間去問劉昊。

    “有這個可能。但我覺得是寒冰屬性的龍可能性大些。”劉昊托著下巴,說出了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劉昊,你沒搞錯吧!寒冰屬性?我覺得你是熱過頭了。”舒羽又是喝下一大口水。

    “物極必反。孤陰不長,孤陽不生。熱到極致會轉化為寒,寒到極致則會轉化為熱。就好像我們出完汗后會感到冷一樣。你們若是仔細一下腳下的沙子就可以推斷出,很久以前,這里應該是一片冰天雪地,凍地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你那么變態。我只知道熱,哪有功夫去理會沙子的成長史。”舒羽本想舉手喝水,但在劉昊過來的目光下,她緩緩地將手放下,把頭撇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沙之地邊緣,劉昊建議大家休整一下。他的右眼不知為何,從剛才開始就跳得厲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舒羽第一時間注意到劉昊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的右眼從剛才開始就跳得厲害。我沒感覺到有沙子進入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。常言道左眼跳財右眼跳災,從此刻開始,你要小心咯!”舒羽賊賊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不怕。”劉昊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舒羽沒有高興,反到覺得話里有陰謀。

    “因為你是吉祥物啊!你說的話每每總是反過來。你說我有災,那便代表我有福。”

    “劉昊,你找打!”舒羽說著,揮拳就向劉昊揍來。

    劉昊不躲不閃,任憑舒羽的拳頭砸到自己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不躲?”舒羽收起拳頭,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會殺了我,我為什么要躲?再說我以為你會拿腿踹我,哪想到你竟是用拳。反正沒有感受過,不妨占著挨一下。”劉昊實在的把心中所想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舒羽被劉昊的話說得哭笑不得,弄得她好像就沒事踹他似的。

    他們倆的言行舉止讓陸玥感到酸酸的,來自己是沒機會了。他們倆才是天生的一對。

    “報告統領,有人進來了。”負責監控沙之地情況的斥候向寒龍單膝跪地匯報道。

    “帶幾個人去。若是無意闖進來,就勸他們出去。若是為了龍骸而來,就地格殺。”

    “諾!”斥候領命,躬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寒叔,萬一來的人是庭隊的人該如何?”亭亭玉立,美艷動人的韓燕走過來問道。

    “庭隊又如何?寒家辦事,還輪不到他們指手畫腳。假如是庭隊中負責勘探的人,我們便好吃好喝招待好。假如是庭隊中負責尋寶的人,不殺他們可以,但必須得先把他們囚禁起來,以免壞了我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寒叔,你確定地底的龍骸能讓你的生命層次提升一個品階嗎?”

    “燕丫頭,今天哪來的興致問我那么多的問題?平常的你可是很冷的。”寒龍對韓燕是溺的。對別人冷酷無情,到了她這立馬變成和藹可親的慈祥長輩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我的右眼從剛才開始就跳的厲害。我沒有感覺到有沙子進入。”寒燕的回答跟劉昊的回答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“燕丫頭,從現在開始你就呆在我身邊。可能有不好的事要發生。”寒龍簡單解釋了下,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他,對直覺向來重。

    “束哥,小任務而已,怎能勞您大駕?”寒家護衛笑著恭維道。

    “活動下筋骨。總是呆在一個地方,人都要生銹了。”束飛雙手枕著后腦勺,懶洋洋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們也很想借此機會活動下筋骨,希望闖入者不要讓我們失望。”

    作為稱職的向導,劉昊總是走在最前面。盡管風沙肆虐,腳步深陷,他始終保持著相同的節奏。

    “全體警戒,有人向我們靠近。”六號舉手示意。

    大家對他的話是信服的。很快隊伍就靠近合攏,站成一個圈。

    “嗯?小公主怎么在這?”束飛第一時間在人群中捕捉到了舒羽的身影。“你們在這等下,對面的人中有我認識的故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束哥,有需要隨時招呼我們。”寒家護衛拎的清輕重。和束飛相處有一段時間了,平時的他就如同剛才那樣懶洋洋的。除非是遇到重要的或者是緊急的事,他才會像獵豹般充滿力量。

    警戒的隊伍中,舒羽認出了走過來的人。她急忙開口說道“那個人是我朋友,我先過去下。”

    劉昊點了點頭,讓大家繼續保持警戒。

    “不要行禮,這里人多眼雜。有什么想說的就以這樣的方式,但你臉上的表情記得偽裝下。”舒羽逼音成線,向他傳音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束飛在此拜見小公主,小公主萬福金安。”該有的禮節束飛不會忘。這是打小就灌輸在他腦海里的。

    “收到。你怎么來了?難道來沙之地尋找龍骸的是我們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!是寒家。寒家大小姐韓燕和侍衛統領寒龍也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!怪不得他右眼直跳呢!原來問題的癥結在這。”
26选5怎么看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