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雨紅塵 > 玄幻小說 > 氪金女仙 > 第一百八十七章 白蓮花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對于零號的忠告,言瑾其實并不意外。因為剛才她用了御風,也用了清潔術,已經發現靈力使用后沒法回復的問題了。

    但好在言瑾并不缺靈石,相反因為她從來不用靈石回復靈力,導致她任務得到的靈石現在還一直沒怎么用過。加上后頭和朱家達成協議時,朱家已經和第一個月的靈石和補充訂單的銀子一起送了過來。

    所以現在言瑾身上還有上千塊上品靈石,足以應付她的靈力使用了。

    不過一想到朱家,就想到了井家。言瑾忍不住“呀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宿主?”

    言瑾苦著臉打字“我答應井席結束后跟井家碰個面的,結果忘了。”

    零號苦笑,安慰宿主“沒事,反正你還沒離開,等這里結束了,再去皇城見他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言瑾嘆了口氣,收起了鍵盤。沒轍,也只能這樣了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金蠶觀那位,著言瑾的動作,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言瑾了他一眼,微笑“這是我打坐的手勢。”

    ……誰信你啊!

    “喂,趁現在還來得及,我們趕緊走吧!”金蠶觀那位決定無視眼前這位的怪癖“你們凌霄閣不就是想要靈礦嗎,我知道這附近哪里有靈礦,我帶你去。”

    言瑾瞥了他一眼,冷冷的笑了一下“找到了又如何,還要我自己挖。”

    那人“噫!你!你們凌霄閣難道要與魔族勾結,就為了那點靈礦出賣人類?”

    言瑾翻了個白眼“說得好像金蠶觀多干凈似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掙扎著扭了起來“少血口噴人,我們抓魔族是為了研究對付他們的方法,可你們從始至終都只是為了靈礦而已。

    “當初因為道不同,我們掌門不肯合作,你們便四處散播謠言,污蔑我宗的清白,導致最后我宗在春洲無法立足,不得不拼了命穿過禁忌之海來到這鳥不拉屎的赤云大陸。

    “如今我們都退讓到這個程度了,你們竟還恬不知恥的追到這里。我告訴你,魔族可沒你們想的那么單純。這些魔族心中帶著對人類的仇恨,早就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拆骨入腹。

    “你們企圖與他們合作,那是妄想,他們只會拿短暫的利益蒙蔽你們,然后再反手一刀,他們始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反攻地面。無論是誰只要是人類,對于他們來說都是絆腳石。”

    言瑾從這人的話里,倒是把所有金蠶觀與凌霄閣的恩恩怨怨給搞明白了,同時她也對這兩個宗門很無語。一個太過極端,一個太過貪婪,總之兩個都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閉嘴了。”言瑾冷冷的道“現在外頭那三個,已經是練氣四層了,驚不驚喜意不意外?再過段時間,等她們到練氣八層的時候,你在這里就是打個噴嚏,她們都能聽得見。”

    金蠶觀那人嚇得趕緊閉了嘴,可還是不甘心,過了會兒又小聲的催言瑾離開。

    言瑾實在被他煩的不行了,走上前去打昏了他,趁那人昏了,言瑾趕緊借機開始喚出行囊界面,整理好包裹,并保持行囊開啟,作為快捷欄。

    又過了半小時,幾個魔族的孩子進來說休息好了,言瑾這才站起來,走過去搖醒了金蠶觀那人。

    再次上路,又走了四個小時,這一次言瑾終于到了不一樣的風景。

    原來魔族并不是沒有花草樹木,只是與地面的不同。這里的花草樹木皆是活物,有的能出聲,有的還不能,但即便不能出聲的,也有了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比如這一顆野草,就因為言瑾下腳時不小心踩到它了,而氣鼓鼓的哼哼唧唧的挪到了一邊,還拿草葉抽了言瑾的腳踝一下。

    言瑾腳踝一閃,草葉抽過的地方絲毫沒有痕跡,但那顆小草的草葉,卻立刻枯萎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們現在來到新城范圍了,現在使用靈力會被人發現,接下來還請主人小心為上。”荔枝好心的提醒了句,言瑾著她,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還真是……心地善良的跟朵白蓮花一樣。”

    荔枝臉上待著疑惑問“蓮花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言瑾一本正經的給她解釋“蓮花在上頭被人做是純潔的象征,特別是白色的蓮花,更是純潔中的純潔。”

    “蓮花長什么樣?”

    言瑾翻包掏出一顆雪蓮來“跟這個差不多,不過這個生在山上,我說的那種生在水里。”

    荔枝忍不住腦海里幻想了一下,頓時笑的一臉滿足“蓮花很美,謝謝主人夸贊,荔枝不敢當。”

    言瑾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走了半個小時左右,一行人終于到了炊煙,遠遠的便歡呼了起來,孩子們搶先跑了起來,三個年長的分出一個去追她們,一個著金蠶觀的弟子,一個陪著言瑾在后頭慢慢走。

    等言瑾到達炊煙發出的地方時,孩子們已經安頓好了。

    這里是一個小村莊,地方不大,只有大概十來戶人家。一下來了這么多人,每家每戶幾乎都騰出了位置,讓她們安置。

    到言瑾到達時,已經把所有的孩子都安排到了村民家中,一下子再也沒有空位給多余的人了。

    剩下沒地方休息的人,就只有言瑾,荔枝,綠瞳和那個金蠶觀弟子了。

    言瑾聽著芽衣滿臉歉意的解釋,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“沒事,那我就在屋外隨便坐坐。”

    荔枝忙道“我跟主人一道。”

    言瑾了她,笑的很深邃“那我怎么忍心,你自己都還是個孩子,去找個人擠一擠吧。”

    此時有個村民過來道“幾位客人遠道而來,怎好讓你們在外休息。我們后山還有幾個空屋,原是給祭祀時守祭壇的人用的,非祭祀期間空閑著無用,幾位若是不嫌棄,可以去那邊休息。”

    荔枝擔憂的了言瑾一眼,言瑾沖她點了點頭,她立刻放寬了心,露出了甜美的笑容“主人不怪就好。”

    幾人跟著村民上了山,說是山其實并不高,跟歸元山相比,簡直就只是個小土包。
26选5怎么看中奖